《狼的誘惑 1 》連載21

 
『這個傢伙是哪裡冒出來的?』有人在竊竊私語。
『好像是新來的轉學生。』旁邊的人回答她。
『前面有空位子。』一個同學好心地指點我。
『-0-謝謝。』
我像小媳婦般地向教室前面跑去。
『嘿嘿,瞧瞧她那副土樣。』
『噓,小聲點,小心她聽見了。』
『放心,現在可是逆風~~!』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他們是在議論我嗎?看到我一個人在前排的空位坐下,更多人開始在後面大聲議論起我來。
『哈哈哈哈,妳看看那傢伙的頭髮,亂蓬蓬的,像一團稻草似的。簡直像個瘋婆!>_<』
這能怪我嗎?還不是因為剛才我的頭髮撞到了翼帆的肩膀,所以才會弄得如此狼狽!我趕緊快手快腳的重新收拾好自己的頭髮。
『哈哈哈哈,快看快看,她開始梳頭髮了,她在梳頭髮。>_<』
『哈哈哈哈!>_<』
-_- ……-_-,我呆呆地看著前方的黑板,不知該如何是好,手腳放在哪裡似乎都不對勁。這時,幾個人緩緩走近了我身前,在我身上投下一片陰影。是四個男生和三個女生。男孩子們一致地穿著改成蘿蔔腿模樣的校服褲子,-0-女孩子們則是穿著超短裙,頭髮長長的,真是美呆了。-0-
『喂,妳校服裙子裡藏了什麼東西?』其中一個女孩子問。
『什麼東西也沒有藏啊。-_-』我奇怪地說。
『哈哈哈哈,>_<她說什麼東西也沒有藏。>_<』其中一個女孩子好像我說了什麼很好笑的話一樣,嘻嘻怪笑著。
-_-黛淩,T_T妳在哪裡,過來救救姊姊啊!
『妳的頭髮是在哪裡弄的?』其中一個男孩子又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
『在家裡弄的呀。-0-』有什麼不對嗎?我一向是在家裡梳頭的呀。
『她說在家裡弄的,嘻嘻嘻嘻!>_<』
四個男生,三個女生,彷彿事先約好了似的,很一致地仰天大笑起來。-_-原來男孩子也能像女生那樣嘻嘻嘻嘻地笑啊,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聽著他們如同瘋了似的笑聲,我覺得頭痛!這些是哪裡來的一幫牛鬼蛇神啊,聽得我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嘻嘻嘻嘻……刺耳的笑聲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彷彿有人拿著兩張發泡塑膠在我耳邊不停地擦來擦去。
沒辦法,我只好壓低聲音問坐在我一旁的同學。他是一個戴著一付圓圓的眼鏡,長滿青春痘的傢伙,第一眼就給我一個十分老實的印象。
『他們為什麼笑得這麼厲害?-0-』我壓低聲不解地問。
『因為妳很好笑嘛。-_-^』
『我很好笑?-0-』
『妳家裡沒有鏡子嗎?』
放學時間一到,我就衝出那對我嘻嘻怪笑一整天的一夥人的包圍圈,用百米衝刺的速度向黛淩的教室奔去……哈哈……哈哈,跑的速度太快,以至於我到現在還心跳加速,喘得像一頭牛似的。
『黛淩!』
『……妳先回去吧,姊姊。』黛淩根本不正面和我說話。
『什麼?』
『我要和朋友一起走。』
『好吧,那麼等一下家裡見,黛淩,記得早點回來呀。^O^』我竭力忽視黛淩的冷淡。她一定還在生我的氣。T_T
『……嗯。』黛淩淡淡地應著。
沒辦法,只能一個人回家了,我拖著無力而有些僵硬的雙腿,喪氣地走在通往學校正門的路上。我好想哭喔!可是勾構說在學校哭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耶……!唉……!TOT,我一口接一口無奈地嘆著氣。
『叭叭~!王子來救困在城堡裡的公主了!』
『泰盛!』
『^O^笑涵姊。』
是泰盛,他高坐在一輛紅色的摩托車上,興高采烈地向我揮舞著雙手。看到他,我一直強忍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呼的一下傾瀉而出,一整天的身心疲憊真是太夠了。
『笑涵姊!妳哭了?妳怎麼哭了?!』坐在摩托車上的泰盛被我嚇著了,一下子從摩托車上跳下來,跑到我身邊。
『沒有,我不是真的哭,T_T只是見到你太高興了,你好神奇喔!T_T』我不想讓泰盛為我擔心,所以轉移話題。
『我很神奇?O_O為什麼這麼說?』
『嗚嗚~!T_T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這還不夠神奇嗎?』T^T
『是狸貓小子告訴我的。^O^』泰盛很得意地說。
『是竹浩呀?!』我詫異了,他們什麼時候好到這程度了,平常我想和竹浩正常說幾句話都很困難。
『嗯,是他!!^O^』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T_T』
泰盛的注意力被我順利地轉移了,但眼淚還是不爭氣地直往外冒。
『笑涵姊,妳究竟為什麼哭,為什麼哭?-0-不要再哭了……我出現在這裡就這麼神奇?妳不覺得我很帥嗎?-0-』泰盛擺了一個很酷的pose。
『是啊,你好帥,TOT真的好帥。T^T』
『那妳還哭,笑涵姊。』
就在泰盛使勁地搖晃著我的肩膀,想阻止我的眼淚的時候-0-(啊啊~!我的頭被他搖得好暈啊!)-0-,我突然覺得有絲不對勁,奇怪,周圍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嗡嗡聲,我們學校門口不可能出現蜂群才對啊!-0-我好奇地睜大眼睛,向周圍掃視了一圈,才發現已經有不少學生圍在我和泰盛的周圍,像觀賞動物園裡的猴子般打量著我們,-_-其中還包括正不斷向我們靠近的『嘻嘻黨』(就是剛才我們班對我嘻嘻怪笑的那一夥人)。-_-
『這些傢伙都在幹嘛,笑涵姊?-_-』
『他們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_-』我說了一句廢話。
嘻嘻黨中的一個人突然開口了:『這不是成權工高的鄭泰盛嗎?鄭泰盛怎麼會和這個像土包子一樣的傢伙在一起呢?』
『他真的是鄭泰盛嗎?哇~!好像真的是耶!>_<真是沒有想到。>_<可是他怎麼會和我們班那個土包子在一起啊!和那個裙子大得可以飄起來的傢伙。-0-』另一個女嘻嘻黨有些驚喜,又有些不相信地說。
泰盛突然幾個大步,走到了嘻嘻黨他們前面。
『你……你好,泰盛,我們聽說過很多關於你的事跡。-0-』嘻嘻黨中的一個說。
『你們有膽量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什麼?-0-』
『你說誰是土包子?……』
『……。-0-,不是,我……』
『你想嘗嘗變成碎片的下場嗎?……』
『……什麼?』
『小心管好你自己的嘴,否則我不保證你不會在哪一天變成碎片。』
泰盛……泰盛,我嚇呆了,-0-……現在的他又像是那天擊碎車窗玻璃的那個恐怖的泰盛了。他又變身了嗎?-0-連周圍的空氣頓時都變得險惡起來。嘻嘻黨中塊頭最大的那個男生終於開口了:『他媽的,你還以為我們怕你不成,你不過就是一個二年級生,難道我們三年級的還會怕你,我們是不屑對你出手。我們二年級的學弟就足以搞定你了。別的人先不說,光是翼帆你就對付不了。喂~!你們誰去把翼帆叫來,那個小子最喜歡打架了。』
老天,現在該怎麼辦?……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不是在開玩笑啊。-0-
『我也沒有興趣和你這種比我大一歲的老頭子打架。照我看來,能找到和我旗鼓相當的對手打架才更有意思。^-^』說完泰盛就笑咪咪的朝那個大塊頭的肚子揮了一拳。這就是所謂的用兵於談笑之間吧,只見大塊頭呆呆地看著自己的肚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這麼快就被打倒了,隨後他一屁股歪倒在地上。圍在我們周圍的嘻嘻黨無一例外的都被泰盛的拳頭給嚇到了,一個、兩個,幾個嚇破了膽的女生拔腿就往校外跑去,其餘幾個男生也面如土色,直往後退。
『戰爭開始了。』泰盛還是坦然而燦爛地笑著,好像剛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這個笑容……在哪裡……我在哪裡見過。該死,現在不是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必須阻止事態朝更嚴重的方向發展。
『泰盛!!-0-不要這樣,你不要這樣子。』我拚命地扯住泰盛細瘦的手臂,大聲叫喊著。
『笑涵姊,我不替妳出頭還有誰能替妳出頭?妳不要攔住我。』
『我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發生,這不是我所希望的。TOT泰盛,我們走吧,快點離開這裡,我們走吧!』
『哇~!好漂亮。^_^』
-0-……泰盛伸手拭去我掛在眼角的淚珠,扔出這麼一句話。-0-他說好漂亮?-0-是說我……說我嗎?-0-
『泰盛,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快點走。T_T』
泰盛剛剛開啟的嘴唇又重新輕輕閉上了,不帶任何感情的眼睛牢牢鎖定在一點。我心中升起一種非常非常奇怪的感覺,該不會是……
『鄭泰盛,你還真是敢老虎頭上拔毛啊!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
……這洪亮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耳熟,是淵一的。還不只淵一,和他同時一起來的還有六、七個二年級的男生。
『今天遇見你正好。』
『淵一,淵一,你就放了泰盛吧,淵一,拜託你不要為難他。』我趕緊跑上前去扯住淵一的衣服,希望心地善良的他能被我說動。
『笑涵姊……』淵一露出為難的表情看著我。
『這次真的不行,笑涵姊。我們遲早是要和鄭泰盛幹一架的,男孩子的問題只能用拳頭來解決,妳就裝作沒看見,讓我們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
『不要打架,淵一,拜託你了,不要打架,你們就不能和泰盛和平相處,和他一起玩嗎?不要打架,拜託你們了。』
就在我心急如焚想阻止他們的時候,泰盛以一對七,已經和他們幹上了。-0-我的天呀,泰盛他明明只有一個人,-0-但怎麼一個接一個倒下的居然都是淵一的朋友呢?-0-不久,還沒有倒下的就只剩下淵一一個人了。
『臭小子,今天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淵一勇猛地衝了上去。
被泰盛逮到的淵一,不到一分鐘,就已經只有趴在地上喘氣的份了,恐怖的泰盛接連揍了他三拳。T_T T^T
『淵一……你沒事吧……T^T……』我蹲在淵一身邊擔心地問著。-_-^早知道之前我就該求泰盛快點走了。
淵一沒辦法回答我的話,因為幾絲觸目驚心的鮮血從他的口中流了出來。
『這下你服不服?-0-』泰盛意氣風發地站在淵一身前,口中不停喘著粗氣。
『笑涵姊,我打架是不是很棒?^_^』
『泰盛!你怎麼能這樣?我該怎麼說你才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T_T你怎麼能這樣對待黛淩的朋友……T_T……』
『……可是他們欺負笑涵姊妳呀。』
『誰說他們欺負我了,他們可是黛淩的朋友啊!黛淩的朋友怎麼會欺負我呢?T^T黛淩看到她的朋友被打成這樣,不知道會有多傷心,說不定會哭起來。T_T……淵一,你沒事吧!……』
突然,泰盛用極其恐怖的力氣抓住了我,一把將我從淵一的身邊拖開。
『啊,好痛!你幹什麼,泰盛,快放開我!!』
『我也需要笑涵姊妳的安慰,我也需要……』泰盛像個小孩子似的耍賴說著。
『需要我安慰,你直說就行了嘛,我當然會幫助你的,T^T不過你先把我的手放開好不好?泰盛,拜託你不要動手抓我!! T^T』
好痛喔!我愁眉苦臉地看著自己已經被他抓出紅印的手腕。
泰盛沒有放手,只是一直把我扯到他的摩托車上,讓我坐好之後,他開始發動車子。
『怎麼,這樣就想走了,鄭泰盛?你不想見到我嗎?』
不知什麼時候,面無表情的翼帆已經擋在了我們的車前,陰鬱冷冽的目光彷彿來自地獄的追魂使者。唉~!從工洲來這裡之後,我就沒過過一天安穩日子。T0T

 

 

轉貼至:author.crown.com.tw/keaitao/at006show.asp?repno=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葡萄 的頭像
葡萄

葡萄的部落格

葡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