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誘惑 1 》連載14

 
第二天。
黛淩、媽媽、爸爸,還有竹浩都出去了,空曠的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和淵一約好見面的時間是五點,想到要去成權工高我就渾身發抖。拿出黛淩的帽子和圍巾,我幾乎完全遮住了自己的臉,對著鏡子照了半天,直到最後確定這身裝扮完美無缺了,這才滿意地走出了家門。T_T坐在淵一告訴我的5號公車上,我緊張地把自己的圍巾扯了又扯。沒事的,我安慰自己,只是吃頓飯而已,一定不會有事的。T_T
在我透過車窗發愣出神的時候,公車已經順利的到達了我今天的目的地。
哇~!這就是戴寒的學校啊!我一下車,立刻被眼前雄偉壯觀的建築物給嚇呆了,沒想到一個中學居然如此氣派。不知道戴寒在不在學校裡面。
淵一(風車螞蟻)怎麼還沒有來啊?T^T要是突然遇見戴寒,我該怎麼對他說?果然T_T,就在此時──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O<,是淵一那個傢伙,只見他一手拿著一個粉紅色的棉花糖,滿臉羞澀的向我跑來,紅潮從臉上一直延伸到了脖子。-_-
『姊!等很久了嗎?嘿咻~嘿咻~!累死我了。』
『(我一邊倒退一邊說)不是的,淵一,我也才剛到。-0-』我困難地擠出幾絲笑容,同時拉開距離,不想讓人看出我等的就是他。
『妳這是準備去長白山抓土匪嗎?呼吸不困難呀妳?把圍巾放下來點吧,太誇張了。』站在淵一後面的般翼帆一副晚娘臉,彷彿要射穿我似的盯著我。
『啊,翼帆怎麼也來了,他是要和我們一起去嗎?他今天要和我們一起玩?』我疑惑地看著淵一。
『少臭美了妳,妳以為我是特地來看妳的嗎?』翼帆立刻尖銳地出聲諷刺。
T_T我也沒說你是來看我的呀,幹嘛這麼兇的對我大吼大叫。T_T
『姊,妳很好奇翼帆這傢伙為什麼會跟著來吧?其實今天我心裡也煩他煩得要死,他有那麼多地方可以去,不知道為什麼非要跟著我來這裡不可。-_-^喂,般翼帆,有那麼多的女孩排隊等著和你約會你怎麼不去?去和她們約會去呀!不要妨礙我約會了。』淵一用一指神功戳向翼帆的腦袋,翼帆敏捷閃避開來,有點反應過度的大聲嚷嚷:『是啊,是有很多女孩等著和我約會,我隨便一個電話就可以招來一打。但你知道今天我一定要跟過來的原因嗎?你知道為什麼嗎?』
是啊,你為什麼要跟來?我真想開口問出來,可是考慮到翼帆對我的態度,我還是放棄了。
『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跟過來?-0-』淵一替我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翼帆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笑地看著我和淵一,似乎覺得我們問這個問題很幼稚。不過在他悠悠哉哉、自信滿滿的外表下,我覺得他有正在冒冷汗的嫌疑,我明明看見細細的汗珠不停地從他的額頭冒出來,是我眼睛出了問題嗎?現在可是寒冷的冬天啊!
『你為什麼要跟過來啊??-0-』淵一窮追猛打地又問了翼帆一遍。
『哈哈哈哈~!』翼帆似乎想到什麼很可笑的事情,乾笑了幾聲。這下我和淵一更好奇了。
『為什麼要跟著我來,-0-翼帆?你還因此推掉了和朋友的聚會。-0-』
『你真的不知道?嗯?』
『嗯,不知道。O_O』我和淵一同時搖搖頭。
O_O O_O O_O
『因為今天是二月一日啊,哈哈~!你們這些沒常識、沒水準的傢伙,連這個都不知道,你們真是我生平所僅見最遲鈍的人。』
『二月一日和你跟著我一起出來,這之間有什麼關係嗎?翼帆?』
沒錯,這也是我想問的,好啊,繼續問,淵一。-0-
『哈哈哈哈,真是受不了你們,欠缺知識還不懂得藏拙,回家去好好補習補習再來吧,別在這裡讓人笑掉大牙了。你們不是說要去吃飯嗎,還不快走!喂,蒙面土匪,妳在前面開路,要是我們在成權工高前面遇到什麼麻煩,那可都是妳的錯,到時候妳可要代替我們挨子彈的。快點走,快點走!』般翼帆不客氣地推了我的背幾下,催促我快走,好像我不懂國語,聽不懂他剛才說話的意思一樣。
-_-淵一一臉鬱悶,搔了搔頭,黏在我身邊悄悄問道:『姊,-_-二月一日到底是什麼日子啊?妳知道翼帆他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嗎?』
『不知道,我也不明白他指的是什麼,我也很好奇呢。-_-』我側著身子,老實告訴淵一。
『喂,你們不要在那裡交頭接耳的,我都聽見了。』
般翼帆那個傢伙,像個幽靈似的,不知什麼時候又溜回了我們的身邊,正惡聲惡氣地對著我們嚷嚷。-_-我真不懂,這個傢伙到底為什麼要跟著我們啊!我真的是非常非常討厭他。T^T淵一突然停下了他的腳步,一臉詭異地嘖嘖怪笑起來。我訝異地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發現泰盛正好從校門裡面走出來。
泰盛並不是一個人從校園裡走出來的,還有一個穿著被改得短得不能再短的校服裙子的女孩正笑嘻嘻地站在他身邊,興奮之情溢於言表。-_-原來泰盛有女朋友啦。O_O
『快看,姊,妳快看!鄭泰盛那個臭小子都有女朋友了,還成天糾纏著妳不放。姊,妳都看見了吧?』淵一賊兮兮地湊在我耳邊說著,用眉飛色舞來形容他此時的表情絕不過分。
-_-他該不會是為了讓我看到這個,才特地把我們約會的地點定在成權工高前面的吧?淵一,拜託你別這麼無聊好不好?T_T
『這個死小子,又換女朋友了,前天我還看見他帶著一個超過二十歲的女生到處蹓躂呢。』翼帆也在一旁小聲地自言自語。
『翼帆,你還不是三天兩頭的換女朋友,你好像也沒有什麼資格說人家。-_-』深知翼帆本性的淵一靠近翼帆小聲嘀咕地說。
『你想死嗎?還是皮癢癢了?-_-』
0_0……我的天,有沒有搞錯?泰盛他鑽進了停在路邊車道上的一輛黑色轎車的駕駛座。-0-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才十八歲耶!-0-剛才他身邊那個女生也一溜煙的從汽車另外一個門鑽了進去。-0-
『淵一,-0-』我使勁攏了攏半天合不上的嘴,『你看見了嗎?他才十八歲,他現在能開車了嗎?>_<』
這時,般翼帆湊到我耳邊,雖然擺出的是一副竊竊私語咬耳朵的架勢,但他實際上用聾子都可以聽到的聲音說著。-_-
『妳實在很土!-_-~』
-_-……-_-……
幸好淵一及時幫我解了圍,『這是成權工高的那幫小子湊錢一起買的,他們輪流使用,輪到誰就該誰使用。姊妳有所不知,現在我們這群學生都這樣。喂,般翼帆,你為什麼罵姊土,你吃飽撐著了?』
淵一T_T,謝謝你,我幾乎是痛哭流涕地望著他,我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的。就在我為了在淵一身上發現和勾構的共同點而激動不已時,泰盛已經開著車從我面前緩緩滑過。那個超短裙女孩坐在座位上,向我們俏皮地一眨眼,泰盛更是在經過我們面前時,從窗戶的縫隙裡斜瞟了我們一眼,接著囂張的連按兩聲喇叭。
『最好撞死你,臭小子!>_<』淵一怒氣沖沖地對著經過我們的車大吼。>O<
哐鐺!我呆住了,我的媽呀,只見靠泰盛那邊的玻璃車窗突然裂了開來,玻璃碎片四散,零零散散地撒了一地。從破碎的玻璃窗裡面,顫抖地伸出了一隻鮮血淋漓的手,對著我們豎起了中指(用黛淩的話說就是叫你去吃屎的意思-_-),然後就和那輛車一起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之中。
最讓我感到擔心的並不是泰盛那隻被玻璃割破了的鮮血淋淋的手,反而是泰盛看我那種冰冷的眼神,他從沒有用這種眼神看過我!>0< >0<我的媽呀,真的好可怕啊!我的心情頓時變得沈重起來。

 

轉貼至:author.crown.com.tw/keaitao/at006show.asp?repno=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葡萄 的頭像
葡萄

葡萄的部落格

葡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