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誘惑 1 》連載 5

嗚嗚,-_-嗚嗚。T_T
『到底是在哪裡啊,黛淩?還很遠嗎?』
三十分鐘過去了,我還在路上被自己的妹妹黛淩牽著狂奔疾走。T_T
『嗯,就快到了。』
不知不覺間我們來到了一個燈火通明的地方,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但這裡還是繁華得很,四周不停閃爍的霓虹燈招牌在我眼前走馬燈似的穿梭而過,讓本來就很疲憊的我更加的昏昏欲睡了。
『說好是在這裡等的呀,到底是在哪裡啊!煩死我了,我都快被凍死了。』黛淩拉著我在一處招牌下停了下來,為了驅寒我們不停地原地跳躍,努力揉搓自己的雙臂。
O_O我和黛淩睜著探照燈似的眼睛四處張望。
『黛淩!在這裡!』男人粗獷的聲音從嘈雜的環境中彎彎曲曲的傳來。
順著聲音望過去,果然看到了三個男生和兩個女生,他們怎麼看都不像是出了事的人。我就這樣和第三次不幸不期而遇。
『啊!淵一!』
黛淩大聲叫著的名字就是那個風車螞蟻的名字吧!和他那碩大的腦袋一點都不相稱的名字,淵一。我害怕地把身體藏在黛淩的身後,奢望沒有人會注意到我。
『為什麼這麼晚才過來。』(好像是那個叫淵一的小子在說話。-_-)
『我很晚才接到你們的電話嘛。你們喝了不少了吧,說話聲音都變了。』黛淩似乎和他們很熟的樣子。
『沒有喝多少,^O^,唉!妳後面是誰啊?』可惡的風車螞蟻終於還是注意到了我。
黛淩!黛淩!不要!救命啊……!T^T
『啊,……是我姊姊,你認識嗎?』黛淩究竟還是沒有聽到我在內心的哀嚎,她身形敏捷的往旁邊一閃,把我完全暴露在風車螞蟻面前,並且鄭重其事地介紹。
『你好!看來今天你們喝了不少酒啊。-_-』我使勁地低著頭,希望能逃過看起來有幾分醉意的風車螞蟻的眼睛。
『啊啊?T^T是妳!』 風車螞蟻雖然醉了,但還是認出了我。看來腦袋大也是有好處的,起碼記憶力不差。-_-
『喂,妳為什麼把她也帶來了。』我聽到了般翼帆那個臭小子的大嗓門。
『你說什麼,該死的!我和我姊姊一起出來有什麼不對嗎?我就是要和她一起來,你有什麼不滿?!』
『喂,黛淩,妳還有姊姊啊?』發言的是一個女生,眉毛可怕的往上翹著,似乎是黛淩的同學。好可怕喔-_-^!
但現在不是害怕她的時候,我該擔心的是那個豎著一對八字眉,抽搐著額頭看著我的風車螞蟻。勾構,幫幫我呀。T_T
黛淩這個與我完全缺乏心靈感應的妹妹,又和般翼帆那個臭小子槓上了,他們走到我前面,自顧自地吵得痛快,把我晾在一邊。剩下的黛淩的兩個女同學,不屑地斜瞟了我一眼之後,也跟在黛淩後面追了過去。還有一個男生可能是今晚酒喝得最多的,現在情緒高漲,他一邊舉高自己的拳頭,一邊高呼著口號,跟半個瘋子差不多,最後也鬼哭鬼叫的向黛淩他們追去。現在只剩下風車螞蟻和我了。
『妳為什麼要那麼做。T_T 為什麼要拿著我的拖鞋逃走。』風車螞蟻滿臉控訴,就差沒血淚橫流了。
『不是的……事情不是這樣子的,當時我自己都沒有注意到那雙鞋還在我手上。』我拚命辯解,恨不得就在臉上寫下『清白』兩個字。
『妳知道今天我的腳有多痛,有多難受?T_T』
他接下來是不是該說失去那雙鞋對他的身體健康造成多大傷害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妳到底想把我的拖鞋拿去幹什麼?T_T』風車螞蟻滿懷哀怨十分淒涼地說,好像我拿走的不是他的拖鞋而是他的孩子。
『什麼?你說什麼?T_T我會把你的拖鞋拿去幹嘛?』我欲哭無淚,真是的,我沒事要他那雙臭鞋幹嘛!
『我的同學都嫌我腳太大,不肯把自己的鞋子借給我,害我連洗手間都沒辦法去。T_T』
『……對不起。』
T_T T_T 這都是些什麼鳥事啊!T_T這時終於出現了一個人來拯救我了。
『喂,劉淵一,你到這裡來一下!』是黛淩。
T^T可惜風車螞蟻沒有走過去,還是在我耳邊一個勁地不停嘮叨著。
『該死的!』黛淩咒罵一聲,性急的向我們這邊走來,把我一直拖到般翼帆的身邊她才放手。隨後黛淩滿意地拍了拍手,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們倆一眼,心滿意足的向還在後面的風車螞蟻闊步走去。
雖然我也很討厭般翼帆,不過在他身邊似乎比在風車螞蟻身邊風險性要小一些,所以我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尷尬的在般翼帆身旁邁著碎步。T_T般翼帆目不斜視,像機器人般只是直直向前走著。
『……妳不會喝酒吧。』(還是直視著前方的般翼帆。)
『嗯,我不喝酒的。』我畏畏縮縮地說。
『那妳為什麼要跟著黛淩出來?』
『黛淩說她有位朋友出了事,所以我就跟著出來了。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我誠實地說。
『妳馬上就要升高中三年級了?』不知怎麼他突然關心起我的年齡來。
『嗯,是的。』
『可是妳看起來很嫩。』般翼帆說著斜瞟了我一眼。
『……什麼?很嫩?』
上次在巴士裡面好像也有誰說過我很嫩。討厭,我又不是什麼菜,說我看起來小就算了,還說什麼很嫩。
『每次見到妳都覺得妳像是一個受到虐待的小媳婦。』
-_-這不是什麼好話,聽起來像是在嘲笑我一樣。雖然我有點遲鈍,但並不代表我很笨。
『我沒有受到虐待,我不是小媳婦。-_-^』我揚起自己的拳頭晃了晃,表示自己很『強壯』。
『哈哈,生氣了!』般翼帆看到我被惹火了似乎樂得很。
『-_-…… 。-_-……』
『喂,喂,我們去那邊那家小吃攤吧,怎麼樣?』 般翼帆突然把頭扭向身後,對著後方的大批人馬說。
『隨便你了。』
回話的是那個有恐怖眉毛的女生。=_=
『該死的,劉淵一,你到底為什麼總是這副死德性?』
『妳放手,放手,放手~!>_<誰讓妳把妳姊姊叫來的!!』是風車螞蟻的聲音,比剛才離我們近了許多,我趕緊又加快了步伐。
『喂,看來淵一喜歡上妳了,我說得對不對?不久就要嫁人了,妳!』
那個該死的般翼帆又在開我玩笑了。-_- 他可是比我小耶,就算是不懂得尊敬前輩也不能拿前輩開玩笑啊!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大聲呼喚著我。我哭!T_T不過三十分鐘時間,第四次不幸卻又來敲響我的生命之門。-_-,老天,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啊!=_=
『喂~!那個後腦勺很性感的姊。^^』

 

轉貼至:author.crown.com.tw/keaitao/at006show.asp?repno=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葡萄 的頭像
葡萄

葡萄的部落格

葡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